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48|回复: 8

[千金作文] 《初中生》2018.2月“千金作文”评选揭晓

[复制链接]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发表于 2017-12-15 11:18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以下三篇为《初中生》2018.2月号“千金作文”候选作品。六位评委老师分别选择其中一篇定为“千金作文”,并给出500字以内的评选理由。得票最多的作文即为“千金作文”,将刊发于本期扉页,并获得千元稿酬。上一期评选请见:http://kuka.hnjy.com.cn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86987
t015f33f8c47f6aa0ff.jpg



彩色电视机
湖南茶陵县二中  罗文

        一双草绿色的解放鞋、一条宽大的黑色西裤和一件深灰色的上衣,似乎构成了父亲身上永恒不变的颜色。父亲常在田地里忙活。放假的时候,他和伙伴们在附近玩耍,常能看到赤日炎炎下,父亲躬着腰,被汗水浸透的衣服仿佛成了黑色。他心里涌动着一阵难过,但很快又把它们抛在了脑后。
       他从小就懂得体谅父亲,从不提过分的要求。读初中了,在学校寄宿,他每个星期都只带两块钱。有时候父亲硬要多拿点给他,他也不要。父亲对他很好,每逢他周末放学回家,总是买鱼买肉,然而,他清楚知道,父亲自己总是省吃俭用,所有的衣服都是穿了一年又一年。有次他问父亲:“衣服都这么旧了,为什么不买几件呀?”父亲却笑着说:“旧了的衣服穿着才舒服呢。”
       父亲一生辛劳。在他的记忆里,父亲几乎从来没有什么闲暇时间。除了家里种了些田地,父亲还经常抓些青蛙、野兔、鸟儿类等换些零钱。当田沟里活跃着黄鳝和泥鳅的时候,父亲便一身行头,背着“电鱼机”,在水田里钻来钻去。他总要和父亲一块去,满心欢喜地跟在父亲身后。每当晚上,走在漆黑的田埂上,四周只有父亲额头上配带的照明灯发出一道光柱。光柱里聚集着数不清的小小飞虫。有时候觉得困了,他就坐在一旁,看着父亲在田间搜寻。遥望天空中的闪闪繁星,感受着徐徐晚风携带着各种昆虫编织出的清脆小曲,偶尔还能听到青蛙的呱鸣和跳进水里的“咕咚”,内心一片宁静,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乡。
       12岁那年,他病了,发烧两天一直未退。父亲熬好药喂他,他却不想喝,说药太苦,任父亲怎么说都不管用。父亲焦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       “来,只要你好好喝完药,我什么事我都答应你。”
        这样一句无心的话,却正点中了他的心。他喜欢看电视,一直想家里有一部彩色电视机。每次去伙伴们家里,看到彩色电视里那些鲜艳的画面,想起家里搜索不到几个台的黑白电视,便很是羡慕。趁着这次机会,他和父亲开口了。父亲只说:“好好喝完药,什么都行。”他突然有种意外的欣喜,也不管什么苦不苦,大口大口地便喝起药来。几天后,病好了,他以为父亲把答应自己的事忘了,便催问父亲。父亲却只是站在那,不说话,表情显得有些凝重和无奈。
       他又抓着父亲的手臂摇了摇。父亲终于说道:“要不再过些时间吧,现在……”
       泪水从他眼里夺眶而出。喊着“骗子!骗子——”他冲向了后山,一个人尽情地哭泣。
       发泄完心中的怨气,他猛然想到了父亲的好,想到了父亲多年来维持家庭生计的艰辛。那一刻,是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发自心底的自责,无法抑制的泪水再一次倾泻而下。他想回去,心中有很多话想回去对父亲说,却又更希望父亲来找他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他一直坐在地上等待着父亲的出现。许久过去了,始终不见父亲,他开始感到失落和无助。时间对于他,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无比漫长。漫山都是树木,他多想对着它们倾诉,却知道它们终究不会懂。
       过了很久,父亲真的来了。父亲向他伸出那长满老茧的手说:“来,咱回家。”
    本来有那么多话想对父亲说,但在那一刻,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他握住了父亲的手。父亲牵着他,走在遍布丝茅草的小路上。他忽然觉得,因为有了父亲的陪伴,虽身处荒凉的山林,也并不孤单。回到家,他意外地发现,在原来放黑白电视机的地方,有了一台崭新的彩色电视机。


晚饭花
江苏南通市刘桥中学 张瞿琪

        晚风习习,橙黄的夕阳正洒下温暖的光芒。恬淡的夕晖里,路边的花儿显得美丽而又端庄。
        周末回家,看到爷爷又在佝偻着侍弄他的盆栽。我在他旁边蹲下,时光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。
        “娃娃骑高马!爷爷背娃娃!”迎着夕阳,爷爷蹲下,让我骑在他的背上。三岁的我立马跳到爷爷背上。爷爷似乎觉得不对劲,又让我下去,然后直接将我抱起,让我坐在他的肩上。哇,这是怎样的高度啊!三岁时的我,一边兴奋地四下打量,一边摇着爷爷给我买的拨浪鼓。咚咚咚咚……爷爷的步伐也“咚咚咚咚”,矫健有力。火红的凤凰、会开天的盘古、会说话的动物,在爷爷一翘一翘的胡子里排着队跑出来。
        “爷爷,这是什么花花?”我指着路边紫色的花儿问爷爷。
        “这是晚饭花。”爷爷的胡子又翘了翘。而我仿佛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紫色芬芳。
        路边一朵朵晚饭花在春日的夕阳里展露笑颜。我从爷爷肩上下来,然后蹲下身子,伸出小胖手,想摘下一朵小花儿。“琪琪别摘!摘了花,花要疼的!”我抬起头,看见爷爷焦急地朝我摆手。随即,他用大手包裹住我的小手,牵着我继续晚餐后的活动。我回头看到那朵“幸存”的小花,正轻轻摇晃着,仿佛一只艳丽的蝴蝶,正展翅欲飞。
        上初中了,爷爷不再叫我娃娃,不再让我骑“高马”,也不再有力气追着我跑。当年的娃娃现在长成了大姑娘。而他,习惯了侍弄他的盆栽。
        这天,我给爷爷带回了一盆开得正艳的晚饭花。
        “爷爷,这是给您的礼物。”我看到老花眼镜后面闪着湿润的光芒。那光芒里,充满了惊喜与慈爱。
        “谢谢我的小琪琪!你还记得这叫什么花吗?”他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激动。
        “晚饭花——一种专门在下午开花的花。您看,现在它们开得多好啊!”(指导老师:丁锋)



QQ截图20180207113552.png
修鞋店父子
湖北黄石二中  陈悦
    男人的修鞋店开在实验小学的大门边。那里面,总是阴沉沉、脏乎乎的。
    男人的儿子在实验小学念二年级。放了学,他就坐在店门口的小板凳上,等待天黑,等待父亲随便做好的一顿晚餐。有路过的大人觉得这孩子呆呆的,便故意逗他:“小朋友,你在看什么呀?”孩子不理,薄唇紧抿。路人自觉无趣,便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塞给他,走了。
    父亲只说过不许跟陌生人讲话而已。儿子怯怯地抬头看一眼忙碌的父亲,拆开糖纸。生津的舌头尚未尝到糖果的甜蜜,糖就被打落在地,骨碌碌地滚上一身灰尘。“不许吃。”父亲的话简洁有力、不容置疑。儿子瘪了瘪嘴,硬生生咽下哭音,垂头用目光舔舐地上的糖果。尘土里的糖果依然绯红,让他想起路边小贩卖的糖葫芦。糖葫芦是什么滋味呢?孩子们将一个个红果子送进嘴里,用细白的牙齿衔着,眉开眼笑。儿子只是观望,并不向父亲索要。他知道父亲赚钱不易。上个月的饭桌上,儿子告诉父亲要交资料费时,父亲正在嚼腌萝卜。他的抱怨混着咯吱的脆响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怎么又要交钱?真是供不起你读书了!”儿子只管闷头吃面,听见父亲吸溜了一口面条,同腌萝卜一起咽下时,喉间仿佛发出了一声喟叹。
    “来吃饭。”父亲在里屋喊他。“来了。”儿子收回目光,转入屋内。每天的饭菜都差不多。男人还系着脏得看不出颜色的围裙,看着儿子埋头扶碗认真吃饭,眼角弯起粗糙的笑意。男人难得怜爱地伸手想摸摸儿子的头,却发觉自己的手沾满油污,便笨拙地将碗里剩余的菜全倒进儿子碗里,口中不住地劝:“多吃点,长得高。”儿子没接话,心不在焉地权衡着:美术老师要我们买颜料的事,还是不开口了吧。
    这天,男人难得清闲,坐在店里发呆。卖糖葫芦的小贩早早地候在路边,等放学的小学生一窝蜂地冲出来。一个小男孩拉着爸爸的手路过,指着糖葫芦,童音清脆:“爸爸,我要吃这个。”“别吃太多甜食啦。”“不,我要吃。”“唉,好吧。”举着一支鲜红的糖葫芦,小男孩欢欣地离开了。小男孩的笑声吸引了男人。他盯着小男孩远去的背影,怔了一会儿,然后起身出门,回来时手里捏了一支糖葫芦。拿着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,男人局促地用粗黑的手指掐着细细的竹签,环顾四周。他最终将糖葫芦放进一只大白瓷盘里,又拿另一个大白瓷盘扣好,端端正正地放在一旁。
    儿子终于放学回来了。男人指了指白瓷碗:“给你买的。”见儿子疑惑地揭开白瓷盘,男人竟有些紧张。没有想象中的欢欣鼓舞,儿子甚至什么也没说。光线沉沉地冷寂着,屋外孩子们的笑闹声远远传来。良久,大失所望的男人才听到那瘦小的背影出声:“爸爸,明天……我是不是不能去上学了?”“为什么不能呢?”男人一脸疑惑。“哦。”长舒了一口气,儿子这才小心翼翼地拈起那支鲜艳的糖葫芦,端详了一阵,将它举到表情僵硬的父亲面前:“爸爸,你吃吧。”看着父亲咬下一颗,儿子笑了,随即也咬下一颗,含在嘴里很久很久。
    背着书包嬉闹的孩子们从修鞋店门口路过时,照例会好奇地朝里瞄一眼。今天那间阴沉沉、脏乎乎的修鞋店里,似乎多了点鲜艳的色彩。


   
“千金作文”投稿邮箱:jiangdong0403@126.com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5 11:23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孙智正(浙江嵊州人,现居北京。出版长篇小说《青少年》《南方》《日食》等,拍摄电影作品《杀手》《90分钟》等):本文行文简洁,爷爷和孙女之间的情感描写也较为真切。开头提到夕晖里的花儿美丽而又端庄,可以说是很好的“起兴”。接下来的回忆,也和花儿有关——爷爷带“我”玩,教“我”认识晚饭花。现在,“我”长大了,爷爷喜欢花,“我”送给爷爷一盆晚饭花。这是一个回报,一次情感的良性循环;它是那么平常、自然,却让人心里备感温暖。(选《晚饭花》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5 11:2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彭剑斌(青年小说家。出版小说集《我去钱德勒威尔参加舞会》):在三篇都是讲述亲情的作文里,《晚饭花》显得轻巧而隽永,篇幅小而容量大,有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味道。全文仅700来字,作者却清楚地描述了一次回家探望爷爷的经历,中间还用大半篇幅穿插了一段精彩的回忆,不由得让人赞叹作者在谋篇布局时的从容不迫。而其他两篇,或许是作者太期望打动读者了,这种“在意”使得他们有些放不开手脚和用力过度,在略显多余的渲染中消解了读者的耐心。(选《晚饭花》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5 11:2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魏斌(诗人、编辑。发表作品百余万字,出版诗集《我看见雪花的翅膀》《长沙书》等。湖南省优秀中青年期刊出版工作者、湖南省双十佳期刊编辑):这次的三篇候选习作都有小小说的味道。《晚饭花》讲述的是爷孙间温情而浪漫的故事;《修鞋店父子》是父子间有点苦涩却又暖心的故事;《彩色电视机》是父子间关于爱与承诺的故事。三篇各有千秋。相比之下,我要把票投给《修鞋店父子》。小作者陈悦围绕糖果这条线索展开故事情节,在短短千余字中设置了悬念,把父子间的矛盾与温情推向高潮,令人惊喜。结尾水到渠成,给这个有些许苦涩的故事抹上了“鲜艳的色彩”。中学生能写出如此动人的故事,颇为难得。(选《修鞋店父子》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5 11:24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冯与蓝(上海人,主要从事儿童小说创作,已出版《跑啊跑的程千里》《不让一个南瓜掉队》《一只猫的工夫》《奇妙小镇》《地下空间》等10余部作品。《奇妙小镇》入选中宣部2016年“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”):这次我的关注焦点集中在《修鞋店父子》和《彩色电视机》上。同样写贫穷生活里的父子情,两篇有异曲同工之处:两个孩子对家庭境况的感知、对父亲的体恤、对内心欲望求而不得的煎熬……在文字中都有所体现。而从写法上看,《修鞋店父子》是片段式书写,不少地方都有“留白”,更多的是以人物神态、动作等描写展现在物质受限的境遇下人物内在的冲突,隐藏的情绪是有力度的。《彩色电视机》的“局面”更大些,由于小主人公年龄稍大,因此冲突更为典型,也更表面化;为了推动冲突的发展,作者铺垫了不少背景细节,有小小说的雏形。从我个人的写作习惯而言,我更欣赏《修鞋店父子》对于人物刻画下的功夫——首先是有人,而后才有事件,有冲突;人物饱满了,事件就水到渠成了,背景什么的,读者会自行想象补足。《修鞋店父子》中有个特别好的细节,就是修鞋匠儿子看见糖葫芦之后问出的那句“我明天是不是不能上学了”,一句话将孩子长久的担忧与委屈的隐忍宣泄而出;没有一滴眼泪,没有一声嘶吼,却让人心酸。总之,写作有时像画国画,要有“留白”,方有更大天地。(选《修鞋店父子》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5 11:2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史金霞(全国知名教育专家、著名语文教师。出版《不拘一格教语文》《重建师生关系》《教育:一场惊人的旅行》等教育教学专著):这一期三篇候选文章,都是关于亲情的。《晚饭花》作为一篇习作来说,尚有许多不足,比如详略处理的失当,人物刻画的脸谱化等;《修鞋店父子》和《彩色电视机》两篇,都采取第三人称的叙述方式,写一对贫穷中互相关爱的父子,对比阅读,无论是在形象塑造、文字驾驭、结构安排还是细节描写上,《修鞋店父子》都更胜一筹。《彩色电视机》最失败的地方,是“我”以答应吃药而要求买彩电的情节过于失真,而《修鞋店父子》里,二年级小孩子的一些略显夸张的成熟,也是瑕疵。(选《修鞋店父子》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5 11:2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梦天岚(诗人、编辑。出版长诗《神秘园》、短诗集《羞于说出》《那镇》、散文集《屋檐三境》,小说集《单边楼》等。现为《诗品》副主编):晚饭花又名野茉莉,是种常见的花。曾读过汪曾祺的一篇千字小文《晚饭花》,印象深刻,再来读张瞿琪同学的这篇同题作文,无形中就有了比较。前者写一个男孩暗中喜欢的姑娘嫁给了一个浪荡子,故事虽然简单,却蕴含着鲜明的时代背景和极为微妙的情愫。后者的表达显然过于简单和平淡,令人回味的东西少了点。《修鞋店父子》和《彩色电视机》都是写父子,陈悦的《修鞋店父子》明显要高明许多。《修鞋店父子》的语言冷静、克制,尤其是在对情感的描述上,控制得恰到好处。作者通过对现实生活的客观描述,将一个家庭的贫困和一个勤劳节俭、谨小慎微而又充满脉脉温情的父亲形象刻画了出来。 “拿着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,男人局促地用粗黑的手指拈着细细的竹签,环顾四周。他最终将糖葫芦放进一只大白瓷盘里,又拿另一个大白瓷盘扣好,端端正正地放在一旁。”这样的描述生动、感人,人物的情感和心理活动通过动作准确地表达了出来。本文的结尾也显得意味深长。(选《修鞋店父子》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21

主题

40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1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5 11:27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祝贺陈悦同学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67

主题

6337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517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8-2-7 14:49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已推送首页滚动图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