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731|回复: 16

[美文] 沈从文散文:白魇

[复制链接]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8-7-3 17:0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QQ截图20180703172235.png


     为了工作,我需要清静与单独,因此长住在乡下,不知不觉就过了五年。

  乡下居住一久,和社会场面都隔绝了,一家人便在极端简单生活中,送走连续而来的每个日子。简单生活中又似乎还另外有种并不十分简单的人事关系存在,即从一切书本中,接近两千年来人类为求发展争生存种种哀乐得失。他们的理想与愿望,如何受事实束缚挫折,再从束缚挫折中突出,转而成为有生命的文字,这个艰苦困难过程,也仿佛可以接触。其次就是从通信上,还可和另外环境背景中的熟人谈谈过去,和陌生朋友谈谈未来。当前的生活,一与过去未来连接时,生命便若重新获得一种意义。再其次即从少数过往客人中,见出这些本性善良欲望贴近地面可爱人物的灵魂,被生活压力所及,影响到义利取舍时是什么样子,同样对于人性若有会于心。

  这时节,我面前桌子上正放了一堆待复的信件,和几包刚从邮局取回的书籍。信件中提到的,不外战争带来的亲友死亡消息,或初入社会年青朋友与现实生活迎面时,对于社会所感到的灰心绝望,以及人近中年,从诚实工作上接受寂寞报酬,一面忍受这种寂寞,一面总不免有点郁郁不平。从这种通信上,我俨然便看到当前社会一个断面,明白这个民族在如何痛苦中接受时代所加于他们身上的严酷试验,社会动力既决定于情感与意志,新的信仰且如何在逐渐生长中。倒下去的生命已无可补救,我得从复信中给活下的他们一点光明希望,也从复信中认识认识自己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二十六岁的小表弟黄育照,在华容为掩护部属抢渡,救了他人救不了自己,阵亡了。同时阵亡的还有个表弟聂清,为写文章讨经验,随同部队转战各处已六年。还有个作军需的子和,在嘉善作战不死却在这一次牺牲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……人既死了,为做人责任和理想而死,活下的徒然悲痛,实在无多意义。既然是战争,就不免有死亡!死去的万千年青人,谁不对国家前途或个人事业有光明希望和美丽的梦?可是在接受分定上,希望和梦总不可免在不同情况中破灭。或死于敌人无情炮火,或死于国家组织上的脆弱,二而一,同样完事。这个国家,因为前一辈的不振作,自私而贪得,愚昧而残忍,使我们这一代为历史担负那么一个沉重担子,活时如此卑屈而痛苦,死时如此胡涂而悲惨。更年青一辈,可有权利向我们要求,活得应当像个人样子!我们尽这一生努力,来让他们活得比较公正合理些,幸福尊贵些,不是不可能的!”一个朋友离开了学校将近五年,想重新回学校来,被传说中昆明生活愣住了。因此回信告诉他一点情况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0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……这是一个古怪地方,天时地利人和条件具备,然而乡村本来的素朴单纯,与城市习气作成的贪污复杂,却产生一个强烈鲜明对照,使人十分痛苦。湖山如此美丽,人事上却常贫富悬殊到不可想象程度。小小山城中,到处是钞票在膨胀,在活动。大多数人的做人兴趣,即维持在这个钞票数量争夺过程中。钞票越来越多,因之一切责任上的尊严,与做人良心的标尺,都若被压扁扭曲,慢慢失去应有的完整。正当公务员过日子都不大容易对付,普通绅商宴客,却时常有熊掌、鱼翅、鹿筋、象鼻子点缀席面。奇特现象最不可解处,即社会习气且培养到这个民族堕落现象的扩大。大家都好像明白战时战后决定这个民族百年荣枯命运的,主要的还是学识,教育部照例将会考优秀学生保送来这里升学。有钱人子弟想入这个学校肄业,恐考试不中,且乐意出几万元代价找替考人。可是公私各方面,就似乎从不曾想到这些教书十年二十年的书呆子,过的是种什么紧张日子,本地小学教员照米价折算工薪,水涨船高。大学校长收入在四千左右,大学教授收入在三千法币上盘旋,完全近于玩戏法的,要一条蛇从一根细小绳子上爬过。战争如果是个广义名词,大多数同事,就可说是在和一种风气习惯而战争!情形虽够艰苦,但并不气馁!日光多,在日光之下能自由思索,培养对于当前社会制度怀疑和否定的种子,这是支持我们情绪唯一的撑柱,也是重造这个民族品德的一点转机!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……

  这种信照例写不完,乡下虽清静却无从长远清静,客人来了,主妇温和诚朴的微笑,在任何情形中从未失去。微笑中不仅表示对于生活的乐观,且可给客人发现一种纯挚同情,对人对事无邪机心的同情,使得间或从家庭中小小拌嘴过来的女客人,更容易当成个知己,以倾吐心腹为快。这一来,我的工作自然停顿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1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  凑巧来的是胖胖的×太太,善于用演戏时兴奋情感说话,叙述琐事能委曲尽致,表现自己有时又若故意居于不利地位,增加点比本人年龄略小二十岁的爱娇。喉咙响,声音大,一上楼时就嚷:

  “××先生,我又来了。一来总见你坐在桌子边,工作好忙!我们谈话一定吵闹了你,是不是!我坐坐就走!真不好意思,一来就妨碍你。你可想要出去做文章?太阳好,晒晒太阳也有好处。有人说,晒晒太阳灵感会来。让我晒太阳,就只会出油出汗!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  我不免稍微有点受窘,忙用笑话自救:“若是找灵感,依我想,最好倒是听你们谈天,一定有许多动人故事可听!”“××先生,你说笑话。……你别骂我,千万别把我写到你那大作中!他们说我是座活动广播电台,长短波都有,其实唉,我不过是……”

  我赶忙补充,“一个心直口快的好人罢了。你若不疑心我是骂人,我常觉得你实在有天才,真正的天才。观察事情极仔细,描画人物兴趣又特别好。”

  “这不是骂我是什么!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 我心想,不成不成,这不是议会和讲坛,决非舌战可以找出结论。因此忽略了一个做主人的应有礼貌,在主妇微笑示意中,离开了家,离开了客人,来到半月前发现“绿魇”的枯草地上了。

  我重新得到了清静与单独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我面前是个小小四方朱红茶几,茶几上有个好象必需写点什么的本子。强烈阳光照在我身上和手上,照在草地上和那个小小本子上。阳光下空气十分暖和,间或吹来一阵微风,空气中便可感觉到一点从滇池送来冰凉的水气和一点枯草香气。四周景象和半月前已大不相同:小坡上那一片发黑垂头的高粱,大约早带到人家屋檐下,象征财富之一部分去了。待翻耕的土地上,有几只呆呆的戴胜鸟,已失去春天的活泼,正在寻觅虫蚁吃食。那个石榴树园,小小蜡黄色透明叶片,早已完全落尽,只剩下一簇簇银白色带刺细枝,点缀在一片长满萝卜秧子新绿中。河堤前那个连接滇池的大田原,极目绿芜照眼,再分辨不出被犁头划过的纵横赭色条纹。河堤上那些成行列的松柏,也若在三五回严霜中,失去了固有的俊美,见出一点萧瑟。在暖和明朗阳光下结队旋飞自得其乐的蜉蝣,更早已不知死到何处去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83

主题

651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75

突出贡献荣誉管理论坛元老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3 17:13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  我于是从面前这一片枯草地上,试来仔细搜寻,看看是不是还可发现那些彩色斑驳金光灿烂的小小甲虫,依然能在阳光下保留原先的从容闲适,于草梗间无目的地漫游,并充满游戏心情,从弯垂草梗尖端突然下堕。结果自然全失望。一片泛白的枯草间,即那个半月前爬上我手背若有所询问的黑蚂蚁,也不知归宿到何处去了。

  阳光依旧如一只温暖的大手,从亿万里外向一切生命伸来。除却我和面前的土地,接受这种同情时还感到一点反应,其余生命都若在“大块息我以死”态度中,各在人类思索边际以外结束休息了。枯草间有着放光细劲枝梗带着长穗的狗尾草类植物,种子散尽后,尚依旧在微风中轻轻摇头,俨若在阳光下表示,生命虽已完结,责任犹未完结神气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